求DNF系列小说背景故事官方的谢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官方公布的不多。给你找了几个,算是小说吧。。。毕竟官方是做游戏的,只有背景故事,不存在官方小说,同人倒是有~

  500年前爆龙王巴卡尔统治天界的时候,他下达的魔法废除令,使得任何与魔法有关的知识都从天界里消失了,天界的魔法文明就此荒废。天族为了反抗巴卡尔的,秘密研发了一种新生武器,即“科学”的力量。 巴卡尔并没有预料到新力量的强大,他对科学放任自流的态度,使得这股新生力量得到了迅猛的发展,且日趋成熟,直至达到巅峰期。 在这种情况下,被称为“机械七战神”的七位天才机械师以打败巴卡尔为目标,聚集在了一起,秘密研制出人形终极决战机器“代号:盖波加”。 但由于组内成员塔内巴的背叛,一直秘密进行的开发计划惨遭曝光。虽然巴卡尔仍不相信所谓的科学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他依旧下令全力追杀这些胆敢反抗他的天族人。大部分的机械战神因为这次严密的追杀而惨死或失踪,只有库里欧侥幸逃脱了,东躲西藏,胆战心惊地生活着。 库里欧为了不让机械七战神的研究成果落到巴卡尔或是其他恶人的手中,于是利用自己开发的空间转移设备把未完成的盖波加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可惜他最终还是难逃一劫,死在了巴卡尔的追杀之下,所幸的是这个空间转移设备的设计图却秘密地流传了下来。 “这是空间转移设备的设计图,如果你能参照设计图将这个设备制作出来,你就可以得到我们机械七战神曾经舍命研究的一切成果。被选中的人啊!请你记住,总有一天,这张承载着我灵魂的纸片会自动找上你的,而解开它秘密的人,将会成为新时代的机械战神。” ——机械战神库里欧

  “嘿~赫尔德,看什么呢?”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叫喊声,听声音应该是卡西利亚斯。

  “唉,这里真是荒凉啊!”卡西利亚斯走到赫尔德身边接着道,“不过人们都觉得,我们使徒可以拯救这个世界,哈哈哈,你说可笑不?”

  “拯救世界……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拯救的吗?”赫尔德回过头来,声音里夹杂着几分冷酷。

  这一回她的视线,从窗外转向了屋内的那些雕像上——那些曾经代表着家族荣誉的石像。

  在那里,她看见自己的亲人正在家门口的公园里悠闲地散步。她激动地朝着他们大喊,可是他们……似乎都没有听到。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强烈的爆炸声,紧接着地面开始剧烈地颤动。电光火石间,地面竟被生生地撕裂出一道又一道巨大的缝隙,犹如一张张贪婪而狰狞的大口,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赫尔德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是她永生难忘的一幕。在那之后,亲人们都离她而去!美好的泰拉也自此消失不见!

  梦里的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在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那场灾难吞噬而无能为力。她知道,亲人们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喊……

  每次忆起那个末日般的场景,赫尔德就会禁不住地泪流满面。可是即使眼泪流尽,她的亲人也不可能回来了……

  再后来,连她居住的城市也因为这场大爆炸而从泰拉行星上脱离,就这样,赫尔德仅存的最后一点快乐也被残酷的命运夺去……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个梦,深深的绝望和无力感便会爬上赫尔德的心头,久久不能消退。虽然理智告诉她这只是梦,但是正因为亲历过那份痛苦,所以梦里面亲人们凄厉的惨叫,便显得格外真实,一直回荡在她的耳边……

  她不愿去回想,但梦里却总是能听到那一声爆炸的巨响,还有那炫丽却又无限凄凉的火花在四处飞溅……她每次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故乡的行星在视线中渐行渐远……这难道是命运的捉弄吗?想要借用梦境提醒自己已经一无所有……想到这,赫尔德心里不觉有些苦涩。

  “别人都叫我哭泣之眼赫尔德……是不是我的悲伤和绝望,表现得太过明显,所以才会让他们看透……”赫尔德独自一人喃喃自语着,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不远处,有两个小魔法师正在开心地玩耍,他们彼此炫耀着自己刚学会的魔法,神情看上去似乎颇为得意。

  想起这里曾经还是拥有最尖端科学的大都市,而如今却变成了魔法师的城市,赫尔德不禁觉得有些讽刺……

  忽然,远处传来动物奇怪而响亮的叫声,那两个小魔法师似乎有些害怕,也不再继续玩闹了,转而靠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不用怕啦!那是被称为第三使徒的‘天骄普雷’。听说他只喜欢在天空中翱翔,对我们这些小小魔法师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的。”

  “据说使徒是魔界里最强大的生命体,具体的……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不过哦,我在很小的时候曾经听过,有关第一使徒宿命者卡恩的恐怖故事哦!听说魔界里所有有名的强大生命体都向他挑战过,可是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而且啊,你知道我们魔界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吗?”

  那个叫杰伊的小男孩有些自豪地接着说道:“那是因为有卡恩在啊。卡恩是魔界真正的英雄!我想,总有一天,他也会来拯救魔界,让这里遍地都开满鲜花的。”

  拯救一个世界,就像是诞生了一个新生命。可是为了拯救这样一个生命,却需要牺牲更多的生命……或许我真的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生的使徒,但是同时,我也是一个残酷的破坏者……

  赫尔德抬起头看着被乌云覆盖着的天空,想起屡次在梦里出现的故乡泰拉,心里终于有了决定。

  既然无法忘记,那就选择让它重现吧!……总有一天,她会让泰拉回到从前和平而安稳的模样——那个梦里最初的故乡……

  “女王陛下,不要再犹豫了!” 说话的是暗精灵元老大臣夏普伦,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却又异常坚定。 “至今为止,我们为了人类发展付出了多少心血,为了帮助那个一无是处的低劣种族,您甚至让魔法师公会的会长莎兰常驻在那里,教他们魔法。可是他们呢?根本就不懂得知恩图报,甚至还干下这种不可饶恕的罪行。艾丽丝的占卜中明明指出了传染病的罪魁祸首就是人类,这样的背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再等下去?无论如何,这场战争都是势在必行。女王陛下,快点下令吧,让军队开进阿法利亚,我们要让那些违背盟约的家伙尝到血的教训!” …… 暗黑城王宫内,数十名主战派的暗精灵元老正围在梅娅女王身边,企图说服她与人类交战。 …… 追述到这次事件的起因,其实源于诺伊佩拉那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就在那短短一夜之间,整个暗精灵村庄便无一生还。这一消息惊动了整个暗黑城,暗精灵们在悲痛之余,立誓查出瘟疫的根源。他们请来了艾丽丝为其占卜,从中发现了人类与这场瘟疫有关。他们无法想象一向被视为弱者的人类,一向接受他们帮助的人类,竟然会和这场灾难有所联系。于是,大部分暗精灵爆发了,他们无法继续理性和冷静的思考,脑中只剩下强烈的报复欲望。 …… 面对群情激昂的元老们,女王身旁的使者克伦特试图安抚道,“艾丽丝的占卜只是说有联系,并没有明确指出凶手就是人类,而且我们目前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如果硬要发动战争会有很大的风险。虽然我们懂得魔法,但是别忘了人类的数量可是远远在我们暗精灵之上。他们虽然不会使用魔法,但是这么多年来,也研究出了利用身体作战的方式,所以依我看,瘟疫一事还需要再仔细地调查,感情用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呵!你在害怕什么?”夏普伦冷笑着,高声问道,“区区人类有什么值得畏惧?他们只会使用蛮力,根本配不上和我们暗精灵相提并论。哼,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在女王身边做直属传令,才使得陛下一直犹豫不决!” 夏普伦的一席话立即引来身旁元老们的声声附和。 “就是。克伦特,你也太抬举人类了吧?” “艾丽丝的占卜怎么可能会出错,还有什么好查的?” “我们应该现在就去扫平贝尔玛尔!” “让那些忘恩负义的家伙得到应有的教训!” …… 眼看着大臣们的怒火已经无法控制,这时有一位年老的暗精灵悄悄地从骚乱的人群中走出,站在一旁恭敬地说道: “很抱歉打断你们的对话,我是炼金术师摩根。这次的传染病让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牵挂了,所以就让我去诺伊佩拉查个究竟吧。如果真是人类干的,无论用什么方法,我想我们暗精灵都会为自己的亲人复仇,让人类从这块大陆上彻底地消失。” 他的语调平和,听不出任何感情,或者这就是悲愤到了极点的表现,因为超越了极限,反而变得越发冷静。 一直安静地端坐在王位上的梅娅女王,在听了摩根一席话后终于打破了沉默。 “既然摩根有这样的意愿,那就放手去调查吧。身为王国里最权威的炼金术师,我想你一定能查出这场瘟疫的起源。我们会在这里等候你的调查结果的。”暗精灵的女王梅娅虽然年轻,性格却十分沉稳,这也是她能够在元老们的步步紧逼之下,依然安坐其上的原因之一。 只是这次元老们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手。“陛下,时间紧迫啊,目前我们和人类的关系已成僵局,现在不发动战争,岂不是让人类有时间做足准备……” “夏普伦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涉及到战争,绝不能草率,这是关系到我们暗精灵的存亡问题,所以一定要先确定这场瘟疫的散播者再做决定。另外,我们也可以趁这段时间筹备作战计划,最好由夏普伦亲自组织军队,即使日后发动战争也要将伤害减到最低。还有,大家一定要记住,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王国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私自采取暴力行动的。” 尽管声音沉静而温和,但是确是不容置疑的口吻,这就是女王的命令。 “遵命,尊敬的女王陛下。” 刚才还乱作一团的元老们一改之前的盛气纷纷低下头恭敬地答道。 …… 人群散去后的暗黑城王宫,恢复了往日的庄严和肃静。 许久,克伦特又再次回到大殿门口,仔细整理好着装后朝殿内走去。梅娅女王依旧端坐在那个之前被大臣们围绕着的座位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女王陛下,我回来了。请问您有何吩咐?” “克伦特啊,近来吧。” 克伦特深吸一口气后,迈步进入内殿,走到女王跟前。 “摩根出发了吗?”女王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是的,会议结束后不久他就直接收拾行李出发了。” “你觉得如果我们跟人类开战,最后会变成什么样?” “恕属下直言,虽然人类在我们暗精灵的眼中是低等的生物,不会魔法,而且寿命较短,但是他们潜藏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如果一旦发动战争,说不定会威胁到所有暗精灵的生命。”女王听后不由皱起了眉头。 “克伦特,我有件事要拜托你。摩根一个人我怕会有什么危险,你到诺伊佩拉附近支援他,同时和莎兰联系,让她收集些有关人类的情报。” “遵命。”克伦特领命后正准备转身离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站在原地,有些犹豫地说道,“那个……女王陛下……” “嗯,还有什么事?” “我想人类也不会希望和我们开战的,因为他们也害怕魔法的力量,而且德洛斯帝国这几年到处征战,能够和我们对抗的兵力应该所剩无几。如果他们真的有和我们作战的想法,应该不会动用到正规军队,而是采取另外一种手段……” “你是说……佣兵?” “不是。那些用钱雇佣的部队甚至是他们帝国的军队,我都觉得没什么可怕的。属下担心的是那个被称为‘冒险家’的群体,据我们在那边的情报员说,阿拉德大陆最近涌现了许多冒险家,他们一边旅行,一边修炼自身的战斗技巧。而且在他们中间,也有一部分人擅长使用魔法。” “你说人类现在也会使用魔法……?” “不全是。属下觉得那些懂得魔法的应该不是人类,可能是其他种族。不过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情报。” “那……你觉得负责看守暗黑城入口的无头骑士能够抵挡住那些冒险家吗?” “如果关于那些冒险家的传闻是真的,恐怕无头骑士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克伦特,你还是直接说说你的想法吧?” “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大多数的冒险家都是人类,所以肯定会站在帝国那边,但好在他们和帝国并没有太深层的羁绊,而且帝国这几年征战连连,四处割据,有不少人类对此也十分不满。说不定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点,将他们纳入到我们这方。不过具体的可行性还得属下深入了解后才能知晓。” 尽管言语上十分谨慎,但是从克伦特明亮的眼神中,梅娅女王还是看到了他的信心。 “你说得很有道理。那么……你希望去哪里调查呢?” “人类在阿法利亚山附近安扎了营地,而且似乎还有不少士兵把守,如果属下没有猜错,那里应该是就是用来对付我们暗精灵的根据地。那里距离摩根的调查地不远,而且同属人类领地,联系起莎兰也比较方便,所以属下希望能作为女王陛下的直属传令使,前往那里驻扎。” “你说那里是人类对付我们的根据地,那你不怕他们伤害你……?” “不用担心,各国法规中都有明确规定不斩传令使节,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说不定我更有利用价值,所以应该不会轻易动手。” “……好吧。记住一定要经常和我保持联系,多多保重。” “是,女王陛下,那么……属下告辞。” 克伦特从女王的宫殿里出来后,便骑上了自己的纳米恩图。伴随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克伦特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不禁有些庆幸:好在年轻的女王陛下很有主见,没有被固执的元老们动摇。但是同时他也有些担心,毕竟仅凭女王陛下自己的力量是肯定不够的,再加上夏普伦为首的元老们过于强势,估计这局面维持不了多久。更何况暗精灵本来就是好战的种族,如果不赶紧找出真相,必定免不了一场战争。 克伦特想着不由拉紧了绳索,纳米恩图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焦急,一阵强有力的煽动之后,一飞冲天。 渐渐地克伦特和他的坐骑消失在了空中,仅留下纳米恩图尖锐的叫声依然在暗黑城上空回荡……

  “实在是太强了!” 人群中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周围的人们寻声望去,只见一直默默观战的艾丽丝正轻轻地挥动着手中的乐器,优雅的动作瞬间吸引了大批男魔法师的注意。虽然艾丽丝的容貌在魔界中并不算最出色的,但她清新脱俗的气质,搭配上吟游诗人特有的韵味,绝对算得上是魔界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小魔法师,你就是大家口中说的尼巫吗?” “……” “呵呵,擅长格斗的魔法师……确实很特别!这段时间我听了不少关于你的传闻,本来还不怎么相信,看了这场比试之后,总算是大开眼界了。谢谢你让我看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艾丽丝轻灵圆润的声音犹如天籁般让人陶醉,可是尼巫却总觉得她的声音里隐藏着一丝说不清的意味,这让她感觉有点不舒服。 “唉,想不到连佧修派的碎心者里查德也失败了。看来这次我必须全力以赴,才有可能配得上你这样的对手。” 话音刚落,就看见艾丽丝优雅的身姿微微晃动,霎那间便出现在决斗场中。她依然是那副从容的笑脸,只是闭上了双眼。渐渐地她的身体周围被一层耀眼的光环笼罩,而捧起的双手间也燃起了一团炽热的火焰。 尼巫紧紧地盯着艾丽丝的双手,不敢有丝毫松懈,与此同时,体内开始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以便收集更多的炫纹…… 这种魔界盟会的形式是第一次尝试,而倡导者就是艾丽丝,目的是为了预防魔界各组织之间的冲突纷争,例如本次盟会就是为了裁定生命之水的情报归属权。盟会上,魔界各组织的代表会通过武艺比试,决出最终胜利者掌管生命之水的情报。参与这次盟会的有塔拉库沓的代表吟游诗人艾丽丝、佧修派的代表碎心者里查德、古代图书馆的代表无间者伊奇、守护者的代表炫纹师尼巫以及旋魔会的代表鲁姆等。经过一轮轮的比试,尼巫和艾丽丝最终打败了所有对手,成为决斗场上的最后两强…… 艾丽丝手中的火球正在逐渐消失,可是尼巫却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向自己缓缓逼近,周围似乎变得越来越昏暗。忽然,头顶传来炽热的感觉,尼巫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巨大的火球已经笼罩了半个天空,而且正带着滚滚热浪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袭来。尼巫本能地飞身躲避,但左胳膊还是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看来是被火灼伤了。 当然决斗场上是不容任何喘息的,未等尼巫站稳身子,火球又带着热量再次向她头顶压来,这一次尼巫依旧是靠飞身躲避,可是动作上已经有些疲态。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我一定要集中精神,不然一不留神可能就会化成灰烬了……”尼巫一边躲闪着艾丽丝的进攻,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能参与魔界盟会的自然都是各组织中的高手,所以从一开始,尼巫遇到的对手就很不简单,但幸好她都能找到压制对方的方法。像之前的无间者伊奇,他制作的魔道装置虽然厉害,却也存在破绽。尼巫就是利用这个破绽,发动炫纹破解了他的防御。再比如,和召唤师鲁姆对决时,尼巫抢在他召唤出强大的怪物之前就以旋纹压制住了对方的气息,获得了那场比试的胜利。当然,尼巫本身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在面对使用暗黑魔法的里查德时,尼巫就是依靠战斗进攻打败了对手,才走到了现在。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使用的魔法,却让尼巫找不出丝毫破绽。她不知道如何找寻机会去刺穿对手的防御,而且更糟糕的是,炫纹似乎对她也不起作用…… 面对棘手的艾丽丝,尼巫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挫败。 她的魔法似乎真的没有破绽,不仅是火属性,就连水、光、暗这些属性的魔法都能被她灵活运用。无论是从近到远,还是从窄到宽,她都可以随意操纵任何魔法,显然已达到元素师的最高境界。 尽管尼巫一直在被动的躲避,但是艾丽丝的魔法攻击显然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每一次眼花缭乱的炫丽进攻,都被尼巫闪电般的速度逃开。这看似无用的移动速度,却被尼巫巧妙地运用成为破解艾丽丝魔法的武器。这场比试,不仅有华丽的魔法攻势,也有实用的战斗技巧,实在是让场外的其他代表们大饱眼福,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同一个方向,生怕错漏了任何一个精彩的对决。 “嗯,就是现在!”尼巫似乎终于找到了对方的破绽,只见她身形一闪,人便出现在艾丽丝的身后。没有人看清她是如何移动的,只是隐隐约约看到一丝残影。 局势似乎就要逆转…… “煌龙偃月!!”随着一声巨吼,尼巫的战矛挟带着雷霆之力向艾丽丝扫去。 “啊!”场外观众不自觉的尖叫出声,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招可以说是魔法师的克星,无论实力多强大的魔法师,都难以躲开煌龙偃月的威力,看来艾丽丝凶多吉少。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这么想着…… “嘭~~~”伴随着一声令人精神极度痛苦的巨响,一股莫名的强大气流突然冲向决斗场外的人群。有的人因此被震飞,有的人开始痛苦地尖叫……慌乱的人们四处张望,却发现眼前的情境实在出人意外,因为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不是艾丽丝,而是小魔法师尼巫! 正在大家惊魂未定时,一阵美妙的乐声传来,这琴声丝丝入扣,直入人的内心深处,仿佛能抚平他们所有的不安。不知过了多久,原本惊慌的观众在音乐的抚慰下,逐渐恢复平静,那些因恐惧而四处逃窜的人也终于安定了下来…… “那、那是……传说中的乐器!”几位意志较为强韧的老魔法师听到音乐后,不由惊呼出声。 音乐声渐渐消失,骚乱的会场终于彻底地回归平静。 看着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的尼巫以及那些困惑的人们,艾丽丝天使般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波澜,只是嘴角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